吉安县热点要闻
所在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兴趣与乐观?学术与科研?理工科留学生需要具备怎样的

发布日期:2020-07-13 05:40   来源:未知   阅读:

从十八到三十岁这段时间,经历本、硕、博三个阶段,王亚舟始终在工科专业学习和研究,获得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博士学位,现就职于香港中国银行创新中心。近期在《启德教育中国学生理工科留学报告》的采访中,他谈到工科学生中固然有天赋异禀者,但更多的还是经过辛勤的努力和执着的追求,最终摸索出自己治学乃至做人的正道,成为事业起点上的优胜者。

内在素质:吃苦耐劳、孜孜以求源于兴趣与乐观

王亚舟认为,理工科学生需要具备的基本素质,首先便是吃苦耐劳和孜孜以求。有的人可能听到这两个词就打了退堂鼓,但在他看来,要做到这两点其实并不难,关键在于能否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专业和研究方向。

很多人挑选专业时把就业率和薪酬放在首位考虑,不能说这些因素不重要,但终究未免本末倒置。没有本能的兴趣驱使,学习是枯燥的,研究是寂寞的,深造是苦涩的。最终,或难以持久,无法坚持到底;或勉强捱到毕业,而成绩或研究成果差强人意。专业的平均就业率和薪酬再高,也难保你不沦落到负几倍方差之外去。

反观那些选到自己中意专业的人,其旺盛的求知欲可以轻易将寂寞与枯燥幻化为难能可贵的专注,而专注二字,便是助你走上成功之路的不二法门。当别人称赞你吃苦耐劳,而你心里明白自己其实乐在其中,当别人佩服你孜孜以求,而你知道自己只是在探索未知的冲动下焦渴难耐时,成绩与成果自会顺理成章接踵而至。

求学路上,只有兴趣作为原动力自是不够的。随着学习和研究的不断深入,种种始料未及的困难也会相继浮现,所谓初心和梦想被现实轻易击碎。原因数不胜数。这时一个老套的词便派上用场了?? 乐观。

乐观普遍被认为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心态,或性格倾向,有的人天生不易产生挫折感,在困难重重的境遇中依然保持一颗平常心。但这类人只是极少数,难道天生悲观的人就不配学理工科?

以王亚舟的经验,其实大多数人可以通过不断扩展自己的眼界,积累更多的经验,逐渐修炼至平和乃至乐观境界。他曾从很多朋友和媒体那里听到某某博士生不堪重压选择轻生的消息,这种选择在外人看来似乎难以理喻,但实际经历过却也不难理解。

总体来说读博是个不断聚焦,不断深入细分领域的过程,而学生的“生杀大权”又掌握在一两个导师手中。毕业的压力,课题的压力,经济上的压力都在与日俱增。王亚舟认为,这时反而更应该挤出时间与社会各界人士增加接触,挤出时间广泛阅读其它领域的书籍,利用假期和开学术会议的机会四处旅行,尽量打开眼界,放松身心,从更高的角度看到自己目前身负的压力其实大多源于自己的狭隘和闭塞,世界是多么难以想象地丰富,充满各类机遇,千万莫把自己限制在此时此地。

外在素质:专业背景、学术写作、科研能力

工科学生实际上也需要扎实的理论学科基础。在工作中,一个理科基础扎实的工科学生,往往比其他人更能获得重用。尤其是数学类、物理类的专业学科。以王亚舟所在的金融科技领域为例,掌握各种数据科学算法的应用方法,只是普通数据分析岗位的敲门砖;而精通核心算法背后的数学原理,才能在该领域觅得更加高阶的算法工程师职位。

研究生,特别是博士生阶段,对理工科学生进行学术写作的能力有着较高要求。一方面要求学生在某一细分领域有创造性见解,一方面也尤其考验学生的逻辑思维是否严谨,是否经得起推敲。

工科的创造性,很多情况下,是将海量文献阅读与个人(或团队)独特经验相结合后迸发出的。例如你所在的科研小组在移动通讯领域某组问题的研究上长期以来走在前沿,却也遇到了前人未曾遇到过的边缘效应衰减问题,而你通过阅读文献,发现某算法存在解决该问题的可能性,于是开始论证和试验,若结果符合你的预期假设,则尝试付诸文章形式发表。这是基于前人积累之下顺理成章的过程,而绝非没来由的空想。

至于逻辑思维能力的严谨性,在整个学业期间,学校、科研团队、导师,乃至会议/期刊文章的审稿人,无时不刻不在帮助你锻炼,故而不必多言。

科研能力与学习能力不同,学习是线性的积累,而科研则是需要常走回头路的痛苦的螺旋式前进。所以科研格外考验学生的自主能动性和乐观精神。以破案过程类比,科研的大部分时间,都需要在细微的蛛丝马迹中寻找珍贵的线索,然后沿线索踏上漫长的寻证阶段。比如理论推导,比如设计验证试验,比如积累试验样本,比如无数次因试验结果不理想而推倒重来。

王亚舟认为,只有对课题抱有极大兴趣,同时在不断自我否定中依然保持乐观情绪的人才能走到最后。